3月25日 抵达古巴Havana

第一天踏入古巴境内。这一天感受和经历都比较多,所以决定单开一个blog post来写。 从佛罗里达到哈瓦那乘飞机之要2个小时不到。美国和古巴的关系最近几年都不是很好,尤其是Trump上任以后,收紧了奥巴马对古巴的政策(link),所以我们在奥兰多直飞古巴的航班上看到的满眼都是外籍乘客。做攻略的时候看到,在飞机上需要填写入境卡,需要写去古巴的理由,游客必须在“支持古巴人民”的那一栏打勾。事实上我们去的时候并不需要填这样一张入境卡,只需要花钱在航空公司柜台买一张旅游卡就行了。 那天有一个小插曲。我们6点不到从奥兰多的airbnb前往机场去古巴,作为两个被湾区lyft和uber惯坏的学生,我们理所当然卡准时间打了一辆uber,不料发现大清早并没什么司机,接单我们的司机离我们二十分钟开外。不仅如此,在我们叫上车之后,从uber地图上看到那位司机大姐离开线路,大概是私自接了另外一名乘客,给她打电话说明情况之后她还谎称是uber地图出了问题,说她就在我们一分钟开外的地方。所以从离开airbnb到乘上车总共花了一个小时,把我们气得够呛。幸好我们预留了充足的时间,赶上了飞机。一到机场我俩就直接冲向jetblue柜台办登机牌和旅游卡。柜台的小姐姐大概是看我们这么急,热心地帮我们填完旅游卡再给我们的。 下飞机是正午。进入古巴机场,海关只开了两个口,我们站在一旁填写“支持古巴人民”那张卡的时候,一位不会说英语的工作人员走来给我们比划,告诉我们只要有旅游卡就可以了。于是我俩作为最后两名乘客过了海关,而在我们过去之后那两个关口就收工了,联想到每次来回美国中国过关的场景,觉得有点好玩。海关之后有一个像上海地铁口那样的安检设施,旁边安检小姐姐穿的是渔网袜–我们后来留心看到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也穿着这样的裤袜。 我们在Centro Havana的airbnb住宿位置非常方便,放下行李之后我们就往老城方向走去。Centro Havana的房子大多都是居民楼,有点像记忆里的小弄堂,窄窄的马路,不太宽的人行道,两边的老房子一栋接着一栋,中间没有缝隙。古巴人是真的很喜欢漆房子,在路边看到不少回人们给自己的家刷漆。 Centro Havana区域有好多名宿,只要有下面这张图里的那种标志就代表接受外国游客住宿,但不能接受古巴房客。偶尔也能见到红色的标志,代表接受古巴居民住宿。 哈瓦那是古巴的首都,也是最受游客欢迎的城市。走在哈瓦那老城区的路上,满眼都是外国游客。从Centro Havana到Havana Vieja需要穿过一条繁忙的马路,汽车很多。不过,有不少行人是不走斑马线,不看红绿灯过马路的。马路在Centro Havana的一侧有许多当地人光顾的小店,我们找到了一家小甜点店,花了几个CUP尝试了3,4种不同的糕点。可惜因为当时太饿了,没来得及拍照。后面几天走过好几次那条大街,再也没找到过那家店。 下午暴走了一圈老城,给后面两天踩点。周末很多公共设施比如博物馆美术馆教堂大学不开门,只能看看外围。 第一回看到卖黑人娃娃的黑人阿姨,新奇地拍了张照。 老城一端接着Centro Havana,一端靠海。下午被太阳晒得晕乎乎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海,于是激动地溜到海边吹风。图片里在我不远处有两个英国姑娘。就在拍完这张照片不久,她们手上拿的相机不见了,据说是家里的老相机,急得快哭了(心疼)。那是我们第一次感受到,古巴并不像很多游记里写得那么安全,淳朴。 真的很喜欢这里的颜色。 男朋友不知道我的博客,所以悄悄咪咪放一张他的照片。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居民区有人在外放音乐,他说要唤起被古巴人遗忘的传统(跳傻逼逼的舞?)…

古巴+佛罗里达游记 目录

时间:3月21日–4月4日 行程概览: 3月22日    抵达佛罗里达奥兰多 3月23日   奥兰多环球 3月24日   奥兰多冒险岛 3月25日   抵达古巴Havana 3月26日   Havana 3月27日   Havana 3月28日   抵达Varadero 3月29日   抵达Trinidad 3月30日  Trinidad…

发在毕业之时

我一般不分享很私人的事,越是贴近内心越是不愿意说。但是,这段经历我觉得有必要拿出来给大家看。 大三有两个学期我得了抑郁症。起因大概是一连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每一件事情单独拿出来说其实很微不足道,或者也许拿掉一件事情我就不会经历那么悲惨的两个学期了也说不准。总之,大约从寒假开始,我一点做事情,想问题的力气都没了。 大三的寒假我在上海,因为空气和上学期末的劳累,病了很久。其余空闲时间也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我记得当时上海雾霾很严重,天也是灰蒙蒙的,所以寒假连运动都停了。 我以为回到学校一切又会重启,就像以前一样,每次学期末喊苦喊累喊想放假,一个假期过去,就又鸡血满满地充满干劲了。可是寒假末的时候,我连选课的欲望都没了,更不要说对一个新学期有所期待了。第一个星期我翘了几天课出去参加一个conference,一天下来就耗得精疲力尽的。一个人回到两人间,灯光很昏暗的宾馆,想把这两天落下的课自学一下,可是莫名感到非常孤独,而且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被人包围,不讲话,不做反应。有很多人很好的同学在同一个宾馆,可是我又不想去找他们。 回到学校以后我感到自己真的得了病,因为明明才第二个星期,我就一点动力都没有了。那个学期本来排的课就不多,每天没几门课的情况下我依然逃课在宿舍,一天睡十二个小时,睡醒了发呆,到了书桌前就坐立不安,暴饮暴食。有些周末我是一整天地躺在床上过去的。我也知道要多出门,多运动,多和人交流,可是我的能量储备远低于迈出任何一步需要的能量。我记得那个学期上了一门Mirzakhani的几何课,就是那位得菲尔兹奖的女教授教的,我应当很感兴趣的话题。还有一门数学reading课,应该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教授带的非常喜欢的话题。还有攀岩课和统计课。可是那时候每一门都上得非常痛苦,经常翘课,不好好写作业,又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悲哀。整个学期,唯一使我感到心情平静的时刻,就是临近考试前,因为alpha go的消息,我开始看起了一部有关围棋的动画。就算知道我这学期什么都没学到,深感考试要拿F(毫不夸张),我还是不停歇地在看动画,并且因为我在看动画而没有躺床上发呆感到自己迈出了一步。 那段时间里,我每次自问自答”你看到未来十年的你在干什么”这个问题的时候,眼前都是浮现着一个瘫在家里的啃老族。我一个学期下来吃了几罐nutella和花生酱,胖了五公斤,以前的牛仔裤都穿不上了。 大三最后一个学期我去了学校医院看病,一点点好了起来。可是这个学期的自己和上个学期的自己和从前的自己有什么差别,我也说不上来。我甚至感到得抑郁症的自己就是自己的本来面目,而乐观的自己是一直带着面具的那个伪装者。直到暑假回上海,到贝宝实习,遇见了一群有活力的人,开始每天向往去办公室写码,中午和他们吃饭聊天的时候,我才真正确定自己走了出来。这种能确定的感觉仿佛是获得了一条新的生命一般,让我高兴,感动了很久。 回想起来,这段时间我因为没有力气,搞砸了很多事情,也和一些同学疏远了许多,我猜想因为我的有些行为,有同学应该是再也不想和我成为朋友或者和我合作了吧。不过呢,这段经历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正是因为有这段痛苦的经历,我得以常常思考我和我的关系,我和世界的关系,走出以后自认为有了更强的同理心。我知道了遇到这样的挫折应该如何处理。我感觉现在自己可以更静心地做事情,更耐心地做听众,更细心地读书了。因为一些人,我也开始去了解基督教这个宗教,并且感到很有趣。我非常非常感激几位同学(尤其是Helin学姐,找我聊了好几次,发现我宅着不出门以后经常主动来一起做饭吃饭,让我感到啊原来我这样还能和别人产生交集),父母家人,几位老师(有些是基督教徒),还有实习遇到的那群人。 我觉得非常有必要把这段经历公开了说。在我抑郁的时间里,看到几位脸书好友分享自己的经历。仅仅是知道像他们这样优秀,乐观的人也得了抑郁症这件事,就让我好过了很多,原来我周围这一小圈里就有好几个同胞呀。我到现在还是没成为基督徒(也许悟性不够,说不准将来还是会信的),但是有个老师对我说的话让我印象很深。她说,上帝爱他的儿女,就算有罪,也爱。不管自己怎样低落,自我感觉如何有罪,如何差劲,你都是被爱着的。 https://zhuanlan.zhihu.com/p/22045768https://zhuanlan.zhihu.com/p/22045768

Maryam Mirzakhani

Originally posted on What's new:
I am totally stunned to learn that Maryam Mirzakhani died today, aged 40, after a severe…